这家个人系公募遭遇转型困境:创始团队四散,“卖身”券商又遭弃

  • 这家个人系公募遭遇转型困境:创始团队四散,“卖身”券商又遭弃已关闭评论
  • 1 次浏览
  • A+
所属分类:实时资讯
摘要

随着一纸通知,中原证券二度进军公募再遭搁浅。5月17日晚,中原证券通知,决定终止增资控股合煦智远基金意向协议,终止是什么原因为外部原因发生变化。中原证券的“公募梦”由来已久。早在2009年,中原证券就开始准备公募基金。然而13年后,在

随着一纸通知,中原证券二度进军公募再遭搁浅。5月17日晚,中原证券通知,决定终止增资控股合煦智远基金意向协议,终止是什么原因为外部原因发生变化。

中原证券的“公募梦”由来已久。

早在2009年,中原证券就开始准备公募基金。然而13年后,在历程了创办出售等一系列操作,中原证券仍是公募行业的局外人。

而对于回收标的、“个人系”公募合煦智远基金而言,也面临业务停滞不前、创业团队四散等现实困境。一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年代周报记者,回收案流产意味着合煦智远与一位“白衣骑士”擦肩而过。

弃购之因

历程近一年等待之后,中原证券第三与公募牌照无缘。

2021年6月,中原证券就拟增资控股合煦智远基金一事发布通知,并称已签署意向协议。而接近中原证券人士向年代周报记者指出,目前市场环境与一年前已今非昔比。除此之外,一年前签订意向协议之时,还未对回收标的进行尽职调查,股权回收终止实属正常。

一名公募业内资深人士向年代周报记者表示,中原证券此次放弃回收,可能也与最近管理层对公募牌照规范的调整优化有关。“合煦智远基金的规模只有2亿多元,进步也不尽如人意,与其花大本钱回收牌照,倒不如直接设立申请来的划算。”该人士说。

4月26日,证监会发布《关于加快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水平进步的建议》,提出将积极推进商业银行、保险机构、证券公司等优质金融机构依法设立基金管理公司。建议直指调整优化公募基金牌照规范,适度放宽同一主体下公募牌照数目限制,支持专业资产管理机构依法申请公募基金牌照。

消息一出,国信证券和国联证券纷纷发布通知,拟设立全资资管子公司,意在谋求公募牌照。

年代周报记者5月18日曾多方尝试联系合煦智远基金,均未果。

坎坷公募梦

值得一提的是,回收合煦智远基金并非中原证券首次觊觎公募业务。早在2009年,中原证券、英杰华就曾分别出资51%、49%准备成立中原英杰华基金公司。

不过,中原证券的公募布局并不顺遂。在公募牌照稀缺的年代,准备一家公募基金公司需要较长周期,而中原证券在新基金公司准备期间所历程的变数,堪称行业之最。2013年,更名后的中原英石基金公司终于成立,注册资本为2亿元。

苦等四年最后收入囊中的公募牌照,也并未给中原证券带来预期中的回报。与之相对,公募的经营困境更为现实。2015年6月,中原证券持有些中原英石基金34%股权通过河南产权买卖中心公开挂牌出售,挂牌价为4430万元。次年,这笔买卖获得证监会批准,中原英石更名为太平基金。

此后,太平资产增资太平基金,中原证券最后将稀释后的8.5%股权出售给太平资产,价格为4000万元。与入股价相比,这笔买卖有数百万元的溢价。不过,中原证券所有股权出让的总价仅为8430万元,这次公募之旅仍以亏损出局告终。

然而,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。在中原证券退出后,太平基金在太平资产的加持下规模剧增,变身为一家越过了盈亏平衡线的中小型基金公司,在2021年管理规模已突破500亿元大关。

相比“保险系”基金股东的财大方粗,中原证券的“家底”稍显不足。2021年年报显示,公司资产管理总规模人民币37.37亿元,其中集合资产管理计划7支,管理规模32.44亿元,单一资产管理计划1支,管理规模人民币0.53亿元,专项资产管理计划2支,管理规模人民币4.39亿元。

2021年,中原证券在基金商品代销方面有所发力。但从绝对数目来讲,仍离第一梯队有非常大差距。2021年年报显示,非货公募基金日均保有额和时点保有额均在50亿元上下。

创始团队分崩离析

合煦智远基金的创始股东实力极具想象力。

官方网站信息显示,合煦智远基金五位创始股东郑旭、林琦、赵新宇、吴伟和梁涛,均为资管业资深人士,平均从业经验超越15年,主要源于中国公募基金行业出色的基金管理公司。

出处:天眼查

合煦智远是监管层明确鼓励支持民营资本、专业人士等各类主体设立基金管理公司后,第二家获批成立的由全自然人担任股东的基金公司。作为一家个人系公募基金,2017年8月21日在深圳注册成立后,2018年2月8日便拿到了公募牌照。

事实上,合煦智远基金的“光环”不止是5位开创者。

2018年9月,陈嘉平开始担任合煦智远基金的基金经理,并管理该公司旗下现在唯一的公募商品——合煦智远嘉选混合。作为2012年的股基冠军,陈嘉平在私募蹉跎数年后第三回归公募。不过仅仅一年,“双基金经理”之一的陈嘉平便辞职而去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体现与投资者收益共享、风险共担,合煦智远其股东即高管、基金经理与公司其他全体职员曾认购该基金高于1200万元的基金份额。2019年中报显示,合煦智远嘉选混合的职员持有份额比率一度高达22.94%。此后渐渐减少,截至2021年年末,该基金的职员持有份额比率已降至6.54%。

除此之外,张磊的高瓴资本也是合煦智远的股东之一,持有4.9%的股权。合煦智远嘉选混合的另外一位基金经理朱伟东,过去在高瓴任职。

截至2022年一季末,合煦智远管理规模2.44亿元,仅为公司创建初期的一半出头。而更让人唏嘘的,是其一系列眼花缭乱的人事变动。

2021年7月,合煦智远原总经理赵新宇因个人缘由辞职,总经理职务由董事长郑旭暂代,赵新宇为合煦智远的第三大股东,持股26.72%;2021年9月底,副总经理梁涛因“个人缘由”离任。除去副总职务外,梁涛为合煦智远基金的并列第五大股东,持股4.7%;2022年3月,林琦同样因“个人缘由”从督察长的职位离任,其为合煦智远第二大股东,持股27.67%。

换言之,辞职方队的股权加总已足以控股这家公司。返回搜狐,查询更多